当前位置:首页>学习园地
发布日期:2019-05-24 16:32 来源: 《旗帜》2019年第4期

 

  

 王宏伟 

  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是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之一。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首先要全面、准确理解和把握总体国家安全观的科学内涵,特别是要注意澄清对它的误读。 

  误读一:“总体国家安全观只是对国家安全形势的认识” 

  总体国家安全观既是新时代我国对国家安全形势的基本认识,也是新时代我国解决国家安全问题、应对国家安全挑战的根本方法,具有认识论与方法论的双重意义。总体国家安全观对构建、形成适合中国世情、党情、国情的国家安全制度和政策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此外,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必须体现在体制、机制、法制、政策等操作层面,以解决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的国家安全问题。 

  误读二:“总体国家安全观下的国家安全体系只包括11种安全” 

  在阐述总体国家安全观时,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构建集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等于一体的国家安全体系。“等”字意味着开放性,国家安全体系不只涉及上述11种国家安全。例如,在新《国家安全法》中,国家安全涉及深海、太空、极地等安全问题,共有19种之多。 

  目前,人类社会正处于剧烈、深刻的变革与转型之中,影响国家安全的前沿性、颠覆性技术不断出现,由此带来的新问题将会不断凸显。一些危及国家安全的新问题、新挑战有可能会随时被“置顶”,并被纳入国家安全体系。 

  误读三:“总体国家安全观过于‘泛化’” 

  总体国家安全不是各种国家安全的简单相加。总体国家安全观更强调各类国家安全彼此之间的关联与互动以及由此而引发的整体性影响,更强调以整体、全面、系统的方法应对复杂的国家安全危机。在实践中,各领域的国家安全工作要站在总体国家安全观的高度,审视本领域国家安全与其他领域国家安全的相互关联、促动,而不是站在本位主义的立场突出某一方面的安全。 

  误读四:“总体国家安全观追求面面俱到、平均发力” 

  总体国家安全观强调处理好五对重要关系:既重视外部安全,又重视内部安全;既重视国土安全,又重视国民安全;既重视传统安全,又重视非传统安全;既重视发展问题,又重视安全问题;既重视自身安全,又重视共同安全。“既……又……”模式体现了“两点论”的思想。但不容忽视的是,“两点论”不是均衡论,“两点”是有重点的“两点”。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国家安全的侧重维度有所不同。例如,在新时代,总体国家安全观虽然强调同时重视自身与共同安全,但维护自身安全、捍卫国家核心利益与重要利益是至高无上的。 

  误读五:“总体国家安全观主要是国际安全观” 

  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国家安全主要是我国国际关系学者的研究领域。受此惯性思维的影响,有人强调国家安全主要是对外安全或国际安全。其实,总体国家安全观强调内外安全的联动,甚至更强调以社会问题为基础的内部安全。2015年1月,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国家安全战略纲要》。有关新闻稿提到审议内容:“当前,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我国经济社会发生深刻变化,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社会矛盾多发叠加,各种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安全风险挑战前所未有,必须始终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它对国内形势重点着墨。可见,在总体国家安全观下,确保内部安全是有效维护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在总体国家安全观下,统筹内外安全并以内部安全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才能更好捍卫国家安全。 

  误读六:“总体国家安全观是‘新安全观’或‘综合安全观’” 

  “新安全观”之“新”主要是相对于冷战时期以军事安全、政治安全、外交安全为主的传统国家安全而言。冷战结束后,国际非政府组织、跨国公司等非国家行为主体在国际舞台上日趋活跃,而且,一些非传统安全问题开始凸显:重大自然灾害、传染病疫情、恐怖主义、金融危机,网络攻击等。国家安全威胁不断从传统领域向非传统领域延伸、扩展。“新安全观”的本质是非传统安全观。总体国家安全观强调同时重视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吸纳了“新安全观”的合理内核,但又超越了“新安全观”。 

  “综合安全观”突出安全问题的多样性,其本质是一种复合性安全观。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本质是一种复杂性安全观,不仅强调安全问题的多样性,而且更强调多种安全问题间的相互关联、耦合与互动。 

  误读七:“总体国家安全观本质是强调‘人的安全”’ 

  总体国家安全观“以人民安全为宗旨”并不与源于西方的“人的安全”的契合。人民是一个政治概念,与“敌人”相对。而“人的安全”源于1994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表的《人类发展报告》,它主要是指作为个体的人“免于恐惧的自由”和“免于匮乏的自由”。 

  某些西方国家经常以“人的安全”为由,打着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号,对别国进行粗暴的入侵与武装干涉,造成人道主义危机并威胁其他国家的安全。总体国家安全观并不强调抽象意义上的人的安全。维护国家安全只有以暴力工具对敌对势力进行镇压,才能有效维护人民的安全和国家利益。同时,总体国家安全观又强调,维护国家安全要与发展并重、确保公民福祉与合法权益,以更好地捍卫人权、反对霸权、维护主权。 

  误读八:“总体国家安全观追求国家安全的‘零风险’” 

  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各国的经济社会交往空前密切,人员往来日益频繁。一个国家的安全与国际安全息息相关。片面地追求绝对安全是行不通的,也是有损于国际安全的:一是有可能造成“安全困境”,增加其他国家的不安全感,增强国际军备竞赛,反倒会加剧自身的不安全;二是今天的许多安全问题如全球气候变化、国际恐怖主义、网络攻击等,必须以国际合作而非博弈的手段加以解决。习近总书记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完善全球治理,重要原因就是全球性安全威胁让每个国家都难以独善其身,且一个国家追求绝对安全可能意味着其他国家的绝对不安全。 

  不仅如此,我国国家安全强调“不受内外威胁”,其主要意思是“免于内外威胁”,而不是“没有内外威胁”。来自国内外的国家安全风险是难以根除的,关键是我们要增强管控风险的能力,提升承受风险的韧性。 

  误读九:“总体国家安全观只关注国家安全” 

  总体国家安全观是发展的安全观。它将发展与安全两件大事统筹加以考量。在总体国家安全观指导下,我国提出军民融合发展战略,推动军民深度融合,即全要素融合、多领域融合、高效益融合。面对新一轮技术、产业和军事革命,它不仅是应对复杂性安全威胁的要求,也是赢得国际竞争战略主导权、实现“变道超车、弯道超车”的要求,有助于我们同时实现强国梦与强军梦。无论从国内外哪一个维度来看,同时提升国家安全水平和国家发展水平都是必要的。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