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学习园地
发布日期:2019-09-23 11:08 来源: 转自《南风窗》2019第17期

   谢奕秋

  

    “意外”发生了。8月上旬,三天内三个盟国(澳大利亚、韩国、菲律宾)明确表示,不会考虑在其领土部署美国的新型陆基常规中程导弹。这让8月2日正式退出《中导条约》的美国,不得不“澄清”自己并未要求亚洲盟国在其境内部署美国导弹。

  这个“中导意外”也在情理之中。对拥有全球最广泛盟友体系的美国来说,当它开始学习古代雅典,要把盟友关系变成渔利(收取保护费或征用军事基地等)的工具时,就应该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即便美国现阶段仍能稳坐中军帐,遥控指挥北约、五眼联盟等机构南征北讨,也难以指望在经贸上与盟国剑拔弩张的当下,还有多少盟友是心甘情愿一路追随的。

  

盟友:资产或负担

  再久经考验的盟友关系,也可能难以应付一路颠簸后的一次翻车事故。不过,美国当前只是局部开倒车,尚未翻车,所以仍会有搭便车者。比如,巴西7月底正式成为美国的第17个“非北约主要盟国”(MNNA)。同期,白宫还在蒙古国总统来访时,将拥有世界第二大稀土蕴藏量和独特地理位置的蒙古,提升为“战略伙伴”。

  然而,被特朗普政府看作负担而非资产的盟国更多。当特朗普习惯性地用商人的眼光,去看待那些所谓一贯占美国便宜的盟国时,他的天然冲动是去纠正那种不公平的贸易体系、海外驻军安排或对外援助传统。他相信美国的实力才是领导力的真正来源,而类似福利制度的盟友分利机制在侵蚀美国的领导力。

  特朗普7月26日在一份与世贸组织(WTO)有关的备忘录中称,新加坡、墨西哥、卡塔尔和韩国等获得了不公平的优势。他要求世贸组织在90天内,修补可让成员国自行选择是否属于发展中国家这一漏洞,否则美国将自行采取措施。

  的确,世界上非常富有的10个经济体中,有7个主张自己是发展中国家或地区,如卡塔尔、新加坡、阿联酋、科威特;而享受相关优惠待遇的11个经济体里,韩国、墨西哥、土耳其、文莱等8国都与美国存在同盟或间接同盟关系。但要说富裕的盟友正利用发展中地位占美国便宜,则是把相关性当成了因果性,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新加坡就出面回应说,自己虽在世贸组织具有发展中国家地位,但并未在谈判协议中利用“特殊和差别待遇”所提供的灵活性,获取不公平优势。比如,新加坡承诺在WTO的贸易便利化协定生效后,立即实施协定内容,而不是寻求过渡期。新加坡贸工部还强调,支持更新WTO规则,以确保其能够与时俱进。

  WTO的规则修改,需要164个成员一致同意。而中国、印度、南非、委内瑞拉、巴基斯坦等10个发展中成员,早就向WTO提交联合文件,坚决反对美国的相关要求。所以,新加坡支持WTO改规则,更多是逞口舌之快。倒是特朗普对世贸组织发难,似乎意在震慑进行中的渔业补贴和电子商务方面的谈判,让一些发展中成员勿再斤斤计较。

  特朗普经济算盘打得精,但政治账算得不细。上述8个涉嫌占美国便宜的盟友里,4个是袖珍经济体。新加坡人均GDP略超美国,但总量只有美国1.8%;卡塔尔、科威特总量都不到美国1%,文莱更只有美国的万分之七。这4个国家,在美国于波斯湾和南中国海的军事部署当中,角色不容小觑。

  前一阵,美国呼吁在霍尔木兹海峡等重要海上通道建立护航联盟,并召集60多国闭门商讨,还特别向7个盟友发出派舰邀请,可是,迄今为止应者寥寥。其中,挪威、韩国明确拒绝向中东派兵,日本倾向于拒绝,英法拟自组欧洲版的护航舰队,不考虑参加美版的护航联盟,德国仅同意提供部分物资援助;澳大利亚原本积极追随美国——因为它幸运地躲过美国关税大棒,且在防范中国渗透方面比美国跳得更高——但在8月4日的美澳“2+2”外长和防长会议上,澳方未给出派舰承诺。

  特朗普的恫吓外交,除了在敦促北约国家兑现提高军费的承诺上收效明显外,其他方面大都差强人意,甚至产生逆反效果。这其实在他把盟友看成市场竞争对手、搭安全便车者或骗取优惠待遇者的那一刻,就埋下了伏笔。

  

抗拒美国,那又如何?

  前不久特朗普访韩时,要求韩国配合印太战略。韩国的回应是,将总统文在寅主要针对东南亚、着眼于经济的新南方战略与印太战略对接,不直接说加入。韩国这种软怼的态度,代表了一批美国盟友的做法:既不明拒,也非亦步亦趋。

  在印太战略上,相对于日、澳的热衷,东南亚国家整体处于观望中。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明言:不可能阻止中国变强,美国也必须适应这一点。对越南来说,7月份越中舰船在万安滩发生海上对峙,凸显了越美关系的重要性,但在美中贸易战中渔翁得利的越南,由于被特朗普威胁加税,也对加入美国的印太战略显得意兴阑珊。

  近年来,最典型的与美国接近翻脸的一个盟友,是土耳其。早前,土耳其释放了被指卷入2016年未遂政变的美国牧师布伦森,得到特朗普称赞,但土耳其近来决定购买俄罗斯廉价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让自己继续参与美国最新一代战机F-35项目变得不再可能。

  一段时间以来,日本、英国、以色列等已经花重金采购了不少F-35战机,美国还在向韩国、新加坡、印度等推销该型战机。可是,因为俄S-400出口风波,美国不但将土方研发人员开除出F-35合作项目,还要将土方已经订购、甚至已经涂上土空军标志的那些F-35战机转售他国,引起土方扬言要将该型战机的标配导弹之一(SOM-J)对外出售,并向美方索赔100亿美元。

  土耳其加入北约已有67年,但接收装备有俄军尖端探测系统的S-400,违背了北约成员国不使用俄武器系统的承诺,对于多国合作的F-35项目的长期安全也构成威胁。何况,俄罗斯正被美国制裁,美国曾一再警告他国不得购买俄军火。因此,美国很生气,下令所有在美国境内参与F-35项目的土耳其人在7月31日之前离开美国,并计划将原定由土方生产的约900个零件的生产线转移出土耳其。

  但是,即便土耳其采用了S-400这种无法联入北约防空指挥体系,且可能被用来侦察北约飞机的防空系统,美国也无法排除土耳其参与北约军演,更不用说将土耳其开除出北约。

  这是因为,土耳其作为北约在中东方向的桥头堡,分量很重。号称有着北约第二大军事力量的土耳其,在北约打击叙利亚极端组织和监测俄罗斯军事动向的行动中,均承担相应任务。虽然土耳其不甘于只是充当国际联军的后勤基地,自己也发兵叙利亚北部,与嵌在库尔德人中的美军形成对峙,但要是美土彻底翻脸,恐怕美军在叙利亚将寸步难行。所以不奇怪,美土8月7日达成在叙合作设立安全区的协议。

  土耳其不是唯一敢于在北约中挑战美国的成员。法国作为北约12个创始国之一,在戴高乐时期曾断然退出北约军事指挥机构,并驱逐境内北约部队。法国从军事上重返北约,至今不过10年时间。当特朗普威胁美国要退出北约、不再保护欧洲,还怂恿法国“脱欧”之时,法国总统马克龙以提议组建欧洲军,干脆利落地怼了回去。

  无论是韩国的软怼、法国的硬怼,还是土耳其的我行我素,都凸显了美国影响力的极限。抗拒美国,能奈我何?这恐怕日渐成为美国盟友的一种群体意识,除非美国所预言的重大威胁以更快的速度影响到其主要盟友的切身利益。

  

未来演变:分进合围?

  时光荏苒,即便是曾经亲密无间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也已经嫌隙丛生。毕竟,拯救欧洲的诺曼底登陆已过去75年,重建欧洲的马歇尔计划也已结束68年,当年的见证者仍然在世的已寥寥无几。

  美国作气势汹汹状在WTO掀桌子踢板凳,但莫说劝和的少,连围观者也不及以往多。实际上,没有欧盟和日本帮腔,美国就只是WTO的一个成员国,货物贸易量还不及中国,想凭一己之力改造WTO,谈何容易?而在美国对外各项自贸协定缔结缓慢的情况下,特朗普所谓退出WTO的威胁,并没有多少可信度。

  WTO还不至于大厦将倾,但欧美贸易大战却可能一触即发。由于法国高达3%的数字服务税殃及美国互联网巨头,特朗普威胁要对法国每年输美的价值30多亿欧元的葡萄酒加税。在与特朗普通电话时,马克龙表示,开征数字税将是8月下旬七国集团峰会的重要议题。事实上,如果法国带头征数字税,奥地利、英国、西班牙、意大利等也将跟进,美国可能落入被围攻的境地。

  围绕数字税的争执还只是欧美前哨战,真正让欧盟焦虑的是美国的汽车关税大棒。去年美国最大汽车制造商(通用汽车)的关厂和裁员计划,激起了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冲动。不过,布鲁塞尔早就警告,若特朗普以惩罚性关税打击汽车进口,可能引发全球对高达3000亿美元的美国出口商品展开报复。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也担心,加征汽车关税会动摇美国为对抗中国而打造的统一战线。

  在如今的多主体混战中,中国反而成了最具确定性的一方。英国新首相约翰逊对华释出友好信息,欧盟新领导层应该也会把中国市场当作平衡美国关税威胁的筹码。虽然美国的盟友不至于在安全问题上倒向中国,但仅仅在贸易或投资领域背叛美国,就已经能让华盛顿倒吸一口凉气了。

  对于已恢复对华经贸磋商的美国而言,如果欧美关税大战爆发,美国的大豆和天然气出口欧洲必然受阻,那么对华媾和很可能成为必需,否则美国将陷入更大的合围。反过来推演,如果特朗普听信中国问题顾问白邦瑞的话,把阻止中国取得世界首要领导地位视为己任,那么美欧妥协将只是个时间问题。

  相较于欧盟,中国更可能成为美国的主攻对象。这部分是因为,美国2018年货物和服务贸易赤字同比扩大12.5%,而与中国一国的贸易逆差,就占到美国总逆差的近七成。如果美国主攻中国,欧盟在苛责中国投资环境方面还可能成为美国的奥援;而如果美国主攻欧盟,中国会在反击数字税等方面助美国一臂之力吗?目前还看不到这种迹象。

  无论中国到2049年经济总量会不会达到美国的三倍多,仅仅中国经济总量可能在未来10年超越美国这一点,就已经令美国朝野侧目。眼下美国已将中国列为所谓汇率操纵国,如果8月谈判无果,特朗普在美联储降息的环境下,对华追加新一轮的关税就是大概率事件。

  在可预见的未来,盟友纷纷抗拒美国的出格要求,并不代表中国就有把握联手这些国家,推动美国内政外交往温和方向演变。认清这一现实,有助于我们及早做出决断,同时谨慎出牌。